国际利来三位“逆行者”的千里驰援

  出发从来都不是难事,国际利来难的是在危难中,仍然坚定逆向而行。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在陕西,有这样三名年轻的“逆行者”,他们分别从一个普通货车司机变身救援物资运输司机、从一个打工者变身一线志愿服务者、从一个建筑从业者变身“家乡味”的运输者。他们用自己质朴的爱和信念,为武汉战疫注入了点滴力量。

  “随时需要,我随时出发”

  “这批货是要送往湖北火神山医院建设现场的医用空调,如果去了,回来就要被隔离,听清楚了吗?”

  正月初三,陕西周至县“90后”货车司机赵涛,接到了一单特殊的任务。“那可是给病人们用的重要物资呀,尽我所能,多做一点是一点。”接到任务后,赵涛连夜装货以最快速度将这批物资送往指定地点。路上,他一刻也不敢耽误,正月初四下午1点多,历经15个小时后,他终于抵达武汉。在出具武汉方接受物资证明及急救物资绿色通行申请书,履行测量体温、人车消毒等程序后,把货送达火神山医院。

  “印象最深的是进入武汉时,几位路人远远地向我竖起了大拇指。”赵涛说,虽然暂时回不了家,但想起那一幕就觉得特自豪,觉得应该多为武汉做点事。

  此后赵涛两次手持“驰援火神山医院建设车辆绿色通行证申请书”,从广东将消毒液运往武汉。赵涛越干越起劲,只要看到是救援物资,从不讨价还价,直接以最快的速度送往武汉。接下来,他还从广东将移动厕所运往武汉雷神山医院,将消毒水和防护服运往武汉3家医院,将蔬菜送去武汉,连续6次在夜间驾车,一路向武汉驰援。

  “我进出武汉比较多,为了不接触别人,就用简易旅行炉煮方便面或者挂面,已经很久没吃上像样的饭了。”当货车司机5年多了,赵涛似乎已经完全习惯了“居无定所”的生活,以车为家,只不过这次特殊,因为去的是武汉,在车上的日子有点漫长。每天除了送货,赵涛大部分时间都蜷缩在自己的车里。“我带了枕头、被子,这就是我移动的家。”赵涛说。

  “我时刻准备着。随时需要,我随时出发。”赵涛坚定地说。

  “疫情不退,我也不退”

  “早上刚刚睡醒,有一个想法,去武汉,去火神山医院,就算搬一块砖也是尽力了。”1991年出生的陕西渭南小伙高翔,从外地务工回家后,得知武汉火神山医院正在建设的消息,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别人当做玩笑话,高翔却是十足的行动派。他收拾行李,立刻动身,只身一人驾车十几个小时来到了武汉。在高速路口,核查了进入武汉的目的,检查体温等身体状况正常后,他进入市区。

  “刚开始的几天特别难熬,人生地不熟,困了只能在车里休息一会,吃饭也无法保障。尤其是身边志愿者出现被感染的情况时,自己也会有恐慌、焦虑、不安的情绪。”高翔坦言道,面对疫情和困难,他不断给自己打气加油:“既然来了,就不能退缩。”

  通过当地招募,他成为一名志愿者,在服务点帮忙装卸医疗物资。任务越重,他越是起劲,能多搬一箱,他就多搬一箱。

  “衣服湿透了,上午刚刚从上海发过来的一批物资,和一群不认识的志愿者一起卸下来了,300多件。”这是高翔的一条微信朋友圈视频,他的眼神有些疲惫,满脸通红,汗水打湿的口罩,已经粘连在了脸颊上。

  不知疲倦地搬运物资,驾车接送医务人员。志愿服务已经一个多月了,高翔说“疫情不退,我也不退。”目前,高翔在为河南医疗队做志愿服务,主要负责调度协调174名医务人员的吃饭、领送物资等。“这项工作时间长、汇总的信息量大,想要干好也是不容易,高翔依然坚守在志愿服务的岗位上。”一名医疗队员说。

  “这是我最想做的事,一定要去”

  在西安市北三环大明宫建材市场,一辆4.2米长的“江淮”平板货车已经跑了6年,11万多公里,但从没跑出过省。不久前,它却历经4天4夜,行驶3000多公里,两次穿过秦岭隧道抵达湖北武汉。

  “一线的医生护士这么辛苦,我能做些什么?家乡的草莓刚上市,如果能让医生护士吃上,那该多好。”带着这份朴素的执着,30岁出头的长安区民营企业主杨杰开着这辆货车两次往返西安和武汉,给陕西支援武汉的医生护士送去了850公斤草莓。

  回想最初,西安交大第一附属医院护理部副主任护理师、疫情热线负责人温绣蔺得知杨杰的想法后,心里不踏实,想要劝阻他,杨杰却说,“这是我最想做的事,一定要去”。

  “我看到医护人员在一线英勇救治患者的视频,真是很感动。”清了清嗓子,杨杰说:“家乡的草莓刚上市,我想让医生护士们尝尝。”

  “北京一个客户买了挺多草莓,我得送过去。”离开家时,杨杰对妻子文春萍隐瞒了此次行程。

  鲜嫩的草莓精心装进盆里,用胶带固定,上面盖着棉被防冻。为了避免磕碰,杨杰把车辆时速控制在60公里以下。开夜车犯困时,杨杰就在服务区停车休息,“驾驶室里睡觉不好受,暖风不足,车上的一件旧棉衣也只能盖住上半身,睡一会儿就被冻醒了。”

  出示了西安交大第一附属医院和当地疫情指挥部联系开具的通行证后,2月14日货车进入武汉市区。杨杰把来自家乡的草莓,一盆一盆送到陕西医疗队一些队员手中。

  “没能让每名队员都有一盆。”从武汉返程时,杨杰一边开着车,一边默默地盘算。最后决定:再拉一车过来,医生护士必须每人一盆。

  2月15日晚,杨杰回到西安,在高速路口将转运来的草莓装车后,再次驶向武汉。到达武汉后,医生护士给他安排了住宿,他却执意要走,“不能给大家添麻烦。”

  返回西安的当晚,杨杰给妻子接通视频电话:“我从‘北京’回西安了,现在在酒店隔离,离家不远。”


  《 人民日报 》( 2020年03月10日 13 版)

(责编:牛镛、岳弘彬)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iffanyeco.cn